環保政策催化為產業升級提供動力

發布時間:2016-08-04
摘要:

     近一個月來,生態環境部陸續啟動了中央環保督查“回頭看”、城市黑臭水體治理、水源地專項治理等一係列專項 […]

     近一個月來,生態環境部陸續啟動了中央環保督查“回頭看”、城市黑臭水體治理、水源地專項治理等一係列專項行動。與此同時,隨著環保督查的常態化和各級製度體係的建立完善,環保領域的執法監管手段正在變得立體化和多樣化。

  業內人士指出,政策利好效應與強有力的執法監管,為環保行業營造更為健康穩定的市場氛圍。未來,環保行業投資需求有望加速釋放,汙染防治的整體投入力度將繼續加大。

  多個專項行動同步進行

  6月4日,生態環境部集中約談重慶市石柱等3市(縣)主要負責人。約談指出,近期環境部專項督查發現,3市(縣)針對督查發現的環保問題整改不力、自然保護區生態環境破壞等問題突出。

  今年5月中旬,生態環境部部長李幹傑表示,針對汙染防治,環境部要打幾場標誌性重大戰役。

  記者了解到,這些重點戰役被生態環境部概括為“7+4”專項攻堅執法行動。即:打贏藍天保衛戰,打好柴油貨車汙染治理、城市黑臭水體治理、渤海綜合治理、長江保護修複、水源地保護、農業農村汙染治理攻堅戰等7個重大戰役;以及限製進口類固體廢物加工利用企業環境違法行為整治、垃圾焚燒發電行業達標排放、“綠盾行動”自然保護區監督檢查、打擊固體廢物及危險廢物非法轉移和傾倒行為等4個專項行動。

  其中,在重點戰役之一的“水源地保護”方麵,環境部6月4日公布了“水源地專項督查”行動中發現的第六批環境違法問題。此前的5月20日,來自全國範圍的273個督查組啟動全國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環境保護專項第一輪督查。專項行動持續到6月2日結束,各督查組已對212個地級市報送的1586個水源地4481個問題清單完成了現場核查。

  除了上述專項行動,今年5月7日,環境部還啟動了2018年城市黑臭水體整治環境保護專項行動,分10個組對廣東、廣西、海南等8個省20個城市開展督查工作。

  跨區域跨領域協作機製建立

  6月2日,長三角區域汙染防治協作機製會議在上海召開。在總結區域大氣和水汙染防治協作的進展成效以及部署下一階段工作時,李幹傑指出,長三角區域大氣和水汙染防治協作小組成立以來,探索出了一套跨區域汙染聯防聯控工作模式,推動區域環境空氣質量明顯改善,也有力推動了區域經濟協同發展和轉型升級。

  李幹傑強調,未來要做足“聯”字文章,提升區域生態環境保護水平。他提出,強化大氣、水汙染防治專項協作平台同區域一體化合作平台聯動,推動環保協作與長三角一體化發展深度融合;強化區域汙染防治協作與交通、能源、信息、科技、信用、金融等專題合作有機銜接,更好開展源頭治理,推動形成綠色發展方式和綠色生活方式。

  記者了解到,2017年以來,地方上普遍加大汙染防治的聯防聯控協作力度。通過健全地方環境法規體係,完善生態環境監管聯動機製,達到綜合改善生態環境的目的。

  2018年1月,陝西西安著手探索在關中地區建立大氣汙染治理聯防聯控的機製體係。參與論證的多位專家建議,圍繞西安市在整個關中地區建立統一的指揮機構、應急方案、應急標準,協調指揮關中地區大氣汙染應急指揮等各項工作,形成關中地區“一盤棋”的聯防聯控組織體係,同時建立聯動執法機製,定期交叉執法、聯合執法。

  不僅如此,近年來在應對重汙染天氣方麵,京津冀等地已經成功建立起跨區域的生態環境保護協作機製。京津冀聯合周邊相關城市,通過合作治汙機製,在保定、廊坊建設“禁煤區”;並建立起京津冀及周邊地區空氣重汙染預報會商、統一預警分級和應急聯動機製。

  今年4月份,針對京津冀區域內重汙染天氣的改善情況,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研究員柴發合表示,我國大氣汙染防治工作已經進入攻堅期,“京津冀及周邊‘2+26’城市通過製定‘一市一策’的3年作戰計劃,和京津冀區域中長期環境空氣質量改善路線圖,為打贏藍天保衛戰提供強有力的支撐”。

  推動環保產業發展

  事實上,自2018年環保稅正式開征以後,伴隨著常態化的環保督查動作,以及從環境部到地方省市的各級製度體係和相關治汙措施的紛紛出台,環保領域的執法監管手段已經變得立體化、多樣化。

  今年5月中旬,生態環境部方麵表示,十八大以來生態環保領域改革全麵深化。截至目前,中央全麵深化改革領導小組審議通過40多項生態文明建設和生態環境保護具體改革方案,初步建立“四梁八柱”性質的製度體係,實現中央環保督查31個省(區、市)全覆蓋。與此同時,開展省以下環保機構監測監察執法垂直管理製度、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製度等改革試點。基本完成火電、造紙等15個行業和京津冀及周邊地區“2+26”城市鋼鐵、水泥等高架源排汙許可證核發。

  “環保政策持續催化,工業領域督查工作持續,為行業劃定安全邊際。”光大證券研究所公用事業及環保行業殷中樞等分析師在研究報告中認為,“未來環保要素的重要性也將進一步體現,繼對供給側改革有效促進後,也將對當前汙染防治及未來產業升級提供重要動力”。

  殷中樞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環保行業在政策的強壓下,投資需求進一步提升已毋庸置疑。當前環保成本在政策的要求下逐漸成為剛性,而且通過“提標”、“督查”及“排汙許可製度”引入企業“退出”機製,優勝劣汰進而促進產業升級,未來一段時間也不會放鬆。

  針對我國當前在汙染防治方麵的投入,中國工程院院士、生態環境部環境規劃院院長王金南表示,近幾年,我國環境治理投資占GDP的比重在1.7%至2.0%左右。在全國範圍內,該數值存在很大的區域差異,部分經濟發展滯後地區尤其薄弱。“要實現2020年全麵建成小康社會的目標,還需要進一步加大投入力度,對一些環境汙染重、曆史欠賬多的地區來說更是如此”。